第009版:人文河洛
  
本版新闻列表

 
数字报刊平台
  洛阳网首页 | 洛阳日报 | 洛阳晚报 | 洛阳商报
2019年11月8日 星期

一座石象的自述

东汉石象

开栏语

加快构建文化传承创新体系、建设国际文化旅游名城,在推动文化繁荣兴盛上奋勇争先,首先要持续抓好文化资源的保护和利用。近日,国务院新闻办公布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全国共762处,洛阳有9处。洛阳这些新增“国保”背后都有哪些独特的文物价值?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?本报今起开设《走近洛阳第八批“国保”》栏目,为您一一呈现。敬请关注。

我是一座有着近2000年历史的东汉石象,家在孟津县平乐镇象庄村。

我的南边不到1000米处,是佛教圣地白马寺;我的正北约3000米处,是赫赫有名的东汉帝陵。

最近,越来越多的人来看我,他们有的是北京的大学教授,有的是洛阳本地的专家学者,还有一个日本人,竟然半跪着膜拜我,吓了我一跳。

这一切,也许皆缘于我又多了一个身份——“国保”。

我的个头儿很大,有人称为“巨无霸”,身宽1.3米,长3.8米,高2.8米。别看我这么大个儿,可是由一整块石灰岩雕刻而成的。

我的额头很宽大,两只眼睛却很小,定睛一看,您或许还能看见我的眼睫毛呢。我的两只大耳朵像大蒲扇一样张开着,嘴角的象牙露着,可惜我引以为豪的长鼻子和小尾巴都已残断。

别看我呆头呆脑,但雕刻我的工匠技艺高超,刻技古朴,让我浑身线条粗犷,加上我是河南省目前仅存的体型最大的石象,自然就成为大家喜欢的“明星”。

其实,我所在的村子原来的名字叫“青龙观”,因为我的出现而改名叫象庄。象庄人都为我感到自豪,不少在外地定居的象庄人想家,就仿照我的样子做成石象摆件,放在家里。

关于我的身世,流传有很多版本。有人说,东汉时期的僧人让我驮着佛经,走到这儿我累死了,变成了石象;也有人说,我原本不是石头做的,因为偷喝了关羽的磨刀水,被关公砍了一刀,就变成石象了。但据专家们推测,我是东汉帝陵神道前的石象,是用来守护帝陵的。

其实,关于这一点,史书上也有记载:公元25年,刘秀建立东汉政权,定都洛阳。因为政治上的需要,他采用了以血缘关系为基础的宗法制度,尤其重视丧葬和祭祀,并在通往陵冢的神道两侧列置成对石雕。这一举动,开了在神道两侧建置石象的先河,为以后各朝所沿用。

原来我的身体有一半埋在土里,村里的小孩们经常爬到我背上嬉戏。由于长期暴露在荒郊野外,风吹日晒雨淋,我的身体已部分风化,背上、腿上都出现了裂缝。

后来,在孟津县和洛阳市文物部门的帮助下,我被挖出来就地保护,他们还专门为我建了保护房。这次晋升为“国保”后,象庄村村委会又有了新打算:请石质文物修复专家给我“治病”,在我周边修建广场、游园,让更多的游客来看我。

本报记者 常书香 通讯员 肖原 温书伟 文/图



≡ 洛阳社区最新图片 ≡

≡ 百姓呼声 ≡

≡ 洛阳社区热帖 ≡

≡ 聚焦河洛 ≡

≡ 亲子教育 ≡

≡ 公益慈善 ≡

≡ 房产家居 ≡

≡ 汽车时代 ≡